关于我

但愿死亡把我们与一切传奇相联,但愿将来有一天,我们能在黛绿群山中与巨龙作战

 
 

如是人子

洗手处旁蕺草叶,蜗牛缓缓啖地藏。西方净土简素晨,光头小僧裂两方。成为神子,无须置身此世;成为鬼子,无可置身此世;成为人子,被装进烦恼的皮囊里,抛入水流。雾茫茫夜也将明,如是佛子该如何。爹爹娘娘请原谅,今日蜗牛,明日也蜗牛。


檐廊边缘碎裂处 以观音赐予之指 轻轻触摸 数千佛陀碎裂处 十万亿土寂宵时 微微扎刺 成为猴儿,去往山间 成为蟹儿,去往河间 成为人子,燃烧于烦恼的炉灶间 化做飞灰 泪涟涟复过今日 如是佛子该如何 爹爹娘娘请原谅 今日碎裂,明日也碎裂


——《铁鼠之槛》


 

© —〖沙郡年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