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死亡把我们与一切传奇相联,但愿将来有一天,我们能在黛绿群山中与巨龙作战


脑补,仿写练笔

旧庭前的八重樱已然纷坠如雨,

混杂着清晨气息的风裹挟而过,浸染着南贺川亘古的缄默,

伴着嗒嗒的足音散漫起落,

男人踏着木屐碾过落英与晨露交织的山道,

一身经年的直褂单衣

其后有红白色团扇纹样清晰可辨

而右臂往下空空如也的衣袖,

一如深谷中山岚般悠远

男人扬起手中的扇骨,为身边尾随在后的女人轻轻拂开低垂的花枝,

女人亦微微欠身,不经意抖落了和服上覆落的花瓣

南贺神社的疏钟鸣响,山雀发出古朴的叫声,

循着不知何处传来的低语声,

二人的身影却已不知所踪,

唯有琉璃丝般细碎的阳光,穿透层层叠叠的枝丫,静静地打在路边石佛的青苔上。

© —〖沙郡年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