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死亡把我们与一切传奇相联,但愿将来有一天,我们能在黛绿群山中与巨龙作战


每个人都对“ai”不发一语,却连呼吸中侵染着ai,没人谈说ai这个字眼,却又用行为贯彻ai,并将期待着的言语咽入喉咙,这种微妙的暧昧的窒息的,明明都那么接近了,却又终止于这一步之遥。这份痛苦不正是你渴求的么,笑。


热度 ( 1 )

© —〖沙郡年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