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死亡把我们与一切传奇相联,但愿将来有一天,我们能在黛绿群山中与巨龙作战


脑洞

又一个不眠的深夜,圆月满盈倒扣在天幕中,天台上,有一个人沉思的身影,夜风带着俗世的气息阵阵拂过,撩拨起那人棕黑色的头发,两颊上的泪痕隐约可见,是在为何事何人独自饮泣呢,缘由不得而知。即便周身或多或少浸染上一丝悲戚的色彩,即便风肆虐地吹入衣袖中任其鼓涨如帆,可那单薄的身影在月光下依旧巍然不动,而就在距离围栏边的女人十多步远的地方,连同这月华和女人绮丽的背影一并收入眼底的男人,倚在门边静静地不发一语。以呼啸的风声为分野,天台下的都市车水马龙,喧嚣如旧。就像是酝酿好了气氛与心情,相貌年轻的男人突然决定开口打破岑寂

“前辈一个人,在这里做甚么呐”

意料之外的插入,女人一时语滞,不过为了掩饰那一瞬间的困窘,她连忙回应道“唔,哈~这个点来赏月的原来不是我一个人嘛”,随即转身奉上笑容,而刚刚还躲在远处的家伙却不知几时已靠近,一只手挠了挠头发,踏着木屐悠哉的走来“什么吗,还以为是和我一样,是因为有心事才难入睡的呐”

“你小子也会有心事啊,真是意外”

“前辈别拿我打趣了”

“唔~”

“话说,脸颊上的那个不会是吹了夜风进了沙子的缘故吧”说着便弯下腰身投下放肆的目光,

被称为前辈的女子沉默了,“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话说这个很明显吗,”
 “你也会流泪么,前辈”青年忍不住笑了
 “说什么傻话,不说这个,你找我有事么?”

© —〖沙郡年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