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死亡把我们与一切传奇相联,但愿将来有一天,我们能在黛绿群山中与巨龙作战


睡前

当她年轻的时候,她也曾有过幻想,浪漫的种子只渴求一滴雨露,她却有意无意地任由其枯萎在贫瘠的内心中,麻木不仁如她,从不曾在意眼前的风景,无论是七月骄阳下的棕榈树和麻雀,或者是擦去凝结在窗子上的雾气,透过玻璃所望去的,都是缄默的灰色。

她是天生的束手束脚的个性,她也知道心理学范畴的性格是不可更改的,她畏惧命运的不可控,可在压倒性的绝望中有谁真的无所畏惧呢?

“你必先沉入黑暗,然后才能看见智慧的星辰。”
如果一只草履虫能甘愿成为一只草履虫也是一种幸福。

热度 ( 1 )

© —〖沙郡年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