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但愿死亡把我们与一切传奇相联,但愿将来有一天,我们能在黛绿群山中与巨龙作战

 
 

留在校园论坛上的一篇习作——

做了个被追杀的梦

  情节惊险堪比电影 索性添油加醋的写成小说 

自娱自乐向  文笔很渣  不定期更新 

-------------------------------------------------------
 
 
 
 
 
 
噔噔噔噔     
追赶一方的脚步声从昏暗的楼梯口深处传来      
楼梯口向右的转折处的平台没有出口  唯一辆通体漆黑的报废小货车突兀地横在那里 车门歪向一边  
作为一个掩体失败透顶  “简直就是不打自招的摆明了自己在这里躲着。”  矮身躲在货车旁的女孩听着逼近的脚步声 如此想道   自嘲搬勾起嘴角 
然后 她索性抱膝坐下  以束手就擒的姿态等待追逐者的到来 
 
-------------------------------------------------------------------------------------------------------------------- 
持枪的猎手冲过了头  脚下一个急刹车  紧接着一个转身    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她的眉心 
枪管反射着银色的光恍惚了眼睛   但她毫无退缩之意   屏息迎着男人的目光   两个年轻人更像两条充满敌意地蛇     随时准备向对方发动攻击 
尽管长长的刘海垂落挡住了她的一部分面孔       但他还是看的出来    这是一张似曾相识的苍白的脸    
冷静的眼眸与固执的嘴角还有那敌意都曾经熟稔至极     
 
指着女孩的枪口突然落下了   男人将持枪的手收回的同时    伸出另外一只胳膊一把拉住女孩的臂膀  蛮横的将她拉起 
她踉跄地站起来 惊讶的表情一闪而过    他望向她问了一句 
“我好奇你是怎么从关押着试验体的隔离区逃出来的 ?” 
“我不是试验体。”    
答非所问      但似乎没打算追究下去  男人扭头警觉地察视周围情况   
确认没有可疑的身影跟随   
“跟着我  ,我知道哪里通向出口 。 ”      
------------------------------------------------------------------------------------------- 
       

  (嚼 

 
监控室内光线昏暗  好像有人刻意不把照明设备打开   唯一的光源是闪闪发光的电子荧屏    
“她逃脱了。。  ”光电显示屏前的女人自言自语道  她看起来不会超过25岁  身披着森蓝色的长袍军服  淡棕色的头发垂落两肩   左腿跨在右腿的膝盖上   把玩着手里的匕首    
她望向身后右边的阴影“她怎么做到的   ?” 
右边的阴影耸耸肩  一个男人的声音回答她--"舱门只能从外面打开 而且没有破坏的痕迹 ,没有警报声, 就像平时作业时那样打开了 。"他顿了顿,“虹膜和指纹扫描仪记录显示是我们内部的人做的——” 
她突然打断了他 “那就把那个该死的叛徒带来! 我要亲自问问是谁给了他胆子这么干?” 
“我们找到他了, 不过很可惜我们迟了一步”他依旧不紧不慢地说着“我们在二楼的监察室里发现了他的尸体。” 
“追查叛徒的事就交给你”女军团长站起身说道“我优先追捕那个逃犯,事情是昨天发生的,我们可不能就这么坐着” 
她将匕首送回腰间的工作皮带上 粗暴地推开滚轮座椅 有如自言自语般地  念叨着  快步迈出脑干室 
留下那名 ——虽然身任她的下属或者该称为副官却一直以来也被女军团长任性的当作仆从使唤的男人——伫立在她刚刚走过的位置上  
嘴角一丝难以察觉的转瞬即逝的笑意 恰如其分地被掩盖在黑暗中 
身后  豪迈的高跟踏在合金地板上的脚步声 逐渐远去 
 
 
 
 
------------------------------------------------------------------------------------------------------   
牢笼塔里的道路像苍白丛林巨蟒一般蜿蜒无尽  一个接一个的转角  以及被带领着踏上的没完没了的阶梯   
正当少女的忍耐力快到达极限时  身前的男人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身后的她也一个踉跄紧随其后止住脚步 
用食指抵在嘴巴前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稍微等我一下” 
说完闪身进入前方的升降机前的走廊上  紧接着一声闷响  顺着声音望去  一个漆黑的穿着制服的男人倒在升降机前  友人一边转身朝自己招了招手 
一边拿出工作证在升降机的仪器前扫描   少女踏过栽倒在一旁的警卫  有些犹豫 
“嗯......我说...”突兀的发问 看来是有意打破这诡异的寂静 “跑了这么久,没有蜂拥而出的追兵警卫不觉得有些可疑么......” 
我的传收机确实收到了哦  男人像炫耀似的拿出自己的通讯器材在自己面前晃了晃  :S级警告  所以成员紧急待命 静候调遣    
仅此而已   待命而已    
要争取这个机会   不然接下来恐怕会很麻烦 
一副漫不经心的口气   好像两个人不过是刚巧错过了一班地铁 
 
 
还是老样子  心里忍不住嘲讽  以前在【学园】的时候  这个叫Archer的家伙  也总是以一副优哉游哉的态度  接纳一切  无论是紧迫又繁琐的社会课题实践  还是反人类的搏击交流训练 
其实自己是半斤八两吧  
在当时的圈子里  在众人的眼光中  自己也是以不紧不慢的步调  事不关己的姿态  拒绝一切  
直到——这名为日常的东西开始发生扭曲 崩裂乃至坍塌  原本平静的生活  也意外 并彻底地脱离轨道   
再度清醒过来时  已经是深陷无名牢狱中的被锁链囚禁的丧家之犬了 
和眼前的这个男人  委实算不上是有多么深切的交情   甚至连这个Archer名字   
不过是在刚刚逃跑的途中渐渐回想起来的 
不过是 同一个班级的点头之交罢了  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  偶尔也会在课堂上迎上对方转过来的脸   
唯一深刻的印象是搏击俱乐部上  和这个男人交手过 
虽说自己的运动神经异常发达 但是女生和男生对战  怎么想都是脱离常识吧  然而正是那次自己第一次发觉了   
自己潜在着的可怕的【异能】    
这么一想   那次对战也许是一切的导火索 直到后来的某次试炼中  自己在擂台上失控暴走  再到一片混乱之后被军方押送 
来到这里 
到底是为何呢  
不觉间思索着  是怎么的理由让这家伙堵上性命和前途 走到这一步 
回过神来   加快了脚步  追赶前方开路的[友人] 
 
 
银灰色的敦厚的建筑物横卧在岛岸  建筑物正中有一座塔楼高高耸立着   
银灰色牢笼的一边是迷失的丛林  一边是被海浪拍击的崖壁 
今天的海异常的躁动 深蓝色的回旋的涡流像是在呼唤着什么 
 
 
编不下去了  直接上结局吧0 0-----------------------正直的分割线------------------------------------------------------- 
 
 
也许是为了回答刚刚的疑惑吧   在距离两人原本要抵达的警务出口还有四分之一不到的转弯处 
只差一层楼梯就可以逃出生天 
却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折 
突然被七八个黑色的身影拦住了去路   
每一个人都是全副武装的端着大口径的步枪和狙 
改造过的枪械上有红色的警示光    
不是麻醉剂     不觉得心头一紧 
这一次是荷枪实弹     
“对付我身后的家伙只派遣来八个人,不觉得过于悠哉了点吗?”Archer说道 
正真悠哉的家伙不知在什么时候也掏出了枪对准了对面藏匿在八个人身后的身影 
那身影用自信过头的爽朗语气回应到 
“哎呀哎呀~~我的话~一个人就足够了呢!" 
仿佛是响应那自信一般   伴随着哒哒的脚步声  越过持枪的特别警卫 
出现在面前的  是一名女性  
深蓝色的军团长 
制服披挂在肩上  伸手撩了撩耳边的垂发 
出口已经很近了 
 
 

刺耳的警报声毫无征兆地响起,如同回应一般,顶上突然传来爆破和坍塌声,一瞬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刹那中断,
“该死,该不会是。。”军团长拿起联络器,但更意外的是,对方的接收器似乎失去信号,这可不像他的作风。
也许是面前这只小老鼠越狱引发的连锁反应,假如借机逃窜的不止一只,至少也是造成了一场规模不小的混乱,眼下可没功夫找乐子,必须速战速决。

少女的意识有些脱离,一刹那她甚至觉得,她不是在用自己的眼睛在看  ,透过那陌生的五感传达来的是,面对全副武装的对手,她脆弱的肉体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

籍由那一瞬间的中断,A扯住她回撤,以防弹服为掩护后退,在紧随其后倾泻的弹雨中,两人跌跌撞撞的闪入来时的入口

去路被敌人捷足先登,恐怕回去的路也是布上陷阱的罗网
无路可逃么?
胡乱的闯入一间工作室,他一边喘气一边转头望着被护在身下的[同伴],,而对方只是漠然地盯着自己的右腿,被流弹射中的地方。
“只是擦伤而已”
不知是否算是情急之下的自我安慰,还是在劝对方抛下不知所谓不安,
靠着墙,垂下头,留意到靠近手边的隔板层微微翘起,
拔出特制军刀,试着撬动,松动了,但是,还不够,
被找到只是时间问题,掏出枪,对准隔板衔接处,应声而落。
通向隔壁间的障碍被打开,跨过这间相对着的工作室,两人跌跌撞撞的逃了过去,从这里确实会造成一瞬间的死角。
原路折返,
很近了吧,
刚刚在这里被妨碍不得不回撤的长廊,终于看到尽头了。
愚蠢,
翻腾涌动着的意识之海中刚刚扬起的希望之帆一瞬间便被浪潮击沉了。
尽头等待着她们的,是熟悉的枪口,与之前不同的是,扣动的扳机,呼啸而过的子弹,以及被贯穿的身体飞溅出的鲜血。

被押送至的大厅没多久,她渐渐苏醒过来,

 

© —〖沙郡年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