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死亡把我们与一切传奇相联,但愿将来有一天,我们能在黛绿群山中与巨龙作战


想到

人就是一到深夜就会变得意外的浪漫的生物啊

一旦倾倒身子,脑袋担在枕头上,种种不加约束的念想便一下子挣脱开理性的锁链,哗哗地借着夜幕横冲直撞,但只要紧闭着名为双眼的牢笼,念想终归是念想,任其长出双翅,伸展兽腿,也不过是笼中困兽罢了。

© —〖沙郡年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