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死亡把我们与一切传奇相联,但愿将来有一天,我们能在黛绿群山中与巨龙作战


深夜再度乱弹琴

如果说自己已经一无所有,未免有些太过无耻,但是,强烈的虚无感在胸腔中翻腾着,作为一个尚且健全的人,虽然和肉体的摧残相比委实不值一提,但那痛苦却是实实在在不容回避的,连带着的疲乏困倦也一并袭来,双脚无力,索性以与女性身份不相称的粗鲁之姿坐了下来,望着远方的天空,忍不住扪心自嘲道:自己是个没人关心的家伙,多少年都一样,是个不可爱的差劲的家伙,比起一无所有,自己根本是从未拥有过什么。

© —〖沙郡年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