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死亡把我们与一切传奇相联,但愿将来有一天,我们能在黛绿群山中与巨龙作战


深夜乱弹琴(脑洞)

她身前的那个男人,头也不回的伸出胳膊,握住她的手,不由分说地 。 她并不反感这一举动,开心吗 她在心中否认着,摇摆不定,她知道,对她来说,仅仅是这一丝温存,足以令她沉沦其中,直至溺亡 ,但她既不愿收起身上的利齿,却又怀抱着一点小小的欲求,她只有这一点绝不退让, 是啊 ,可她打心底地感受着 他的掌心传来的温暖和力道如此强烈而真实,那么一瞬间,她竟发觉一种莫名的疲惫之感涌现而出,突然间她意识到自己不过是这样柔弱的生命。她想说喜欢他,但那样的话语,一次又一次被吞咽下去。做不到啊,她想着,不知道自己在矜持着什么,也不知自己为何而矜持,于是,她轻轻地,小心翼翼地回握了对方的手。

© —〖沙郡年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