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死亡把我们与一切传奇相联,但愿将来有一天,我们能在黛绿群山中与巨龙作战


吃鸡有感

蹿石越涧,机车嘶鸣,一道狭长的黢黑身影腾跃而出,自那渐染青黛的高坡上飞起,长弧贯空,碾过遍地蔓生的草叶和灌木,像奔行的野兽一般蛮横地闪躲甩尾。

硝烟和火药像幽灵一样攀附上她久久不散,发烫的枪管炙烤皮肤。

防毒面具下漏出粗重的喘息,头顶上轰炸机茫然的咆哮着,高坠的炮弹犹如俯冲的鹫鹰,坑弹里升腾起血色的狼烟。

跨坐在黑色摩托上的骑士,枪口火光一串明灭,倾泄出银色的子弹,种在仰面倒下的软绵的躯体上,旋即绽放出一簇簇朱红色的花冠。

最后一发UMP的9mm口径弹壳落在摩托油箱上,撞击出一声清澈明朗的声响。她做了一个亲吻枪管的假动作,随后那只冲锋枪便飞脱了手,落在泥土中。

她利索熟练地换上弩枪,弩箭的锋芒折射出圣洁的光晕和她戏谑的身影。
毒雾弥漫紧追不舍,自那蓝色的轻薄斗篷下从容不迫地收割着落后者的灵魂,无名的尸体在山野和房屋的角落里孤独的腐烂,而前方的地平线漫无边际的延伸铺展,嘲弄着羁旅之人的生死。

燃料逐渐耗尽,机车引擎发出断续的悲鸣,她一边任由摩托借着惯性缓缓滑行,一边出神地凝望着云层在天际线卷起的橙红色漩涡,宛如太古时代试图洞悉神谕的英雄一般,聆听风的求告。

天光正在悄无声息地衰退,她想起很久以前那位传授她枪法的牛仔曾说过,在正午的阳光下,光线不会射入双方的眼睛,那是公平决斗的前提。

她踩着靴子,举步踏入最后的光芒中,掏出一把老旧的左轮手枪,迎向那躲藏在巨石和枯草阴影间的瞄准镜。

“午时已到”她笑着,唇口张阖,

但一串鞭炮的噼啪声炸响掩盖了话语,

蛰伏在枝干间的群鸟被那声响惊醒从梧桐树上窜飞而出,落叶簌簌,翎羽大地再度陷入一片死寂。

——

“那丧钟为你而鸣。”






吃鸡是个老阴逼游戏🤧卸载留恋。

热度 ( 1 )

© —〖沙郡年记〗— | Powered by LOFTER